村儿子儿子集儿子松·村儿子儿子集儿子松内篇补养正

  逍遥游第壹(集儿子松/补养正)但村儿子儿子原文标注识表记标注帜为原文(集儿子松P1-8) 内篇补养正(P1-29)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题松:言逍遥乎物外面,任大天然而游无量也 @补养正,补养释文、目的本书‘让王篇’曰:“逍遥于大天然之间,而新意己得”趾皓此意。盖游之逍遥,喻心意之逍遥己得也。‘天运篇’云:“以游逍遥之虚”逍遥,拥有出息也。是欲心意之逍遥己得,重在拥有出息也。人之不能逍遥者,拥有出息也,其所为者,名也,功也,己己也。余外面则拥有拥有用之材也。故篇中揭其纲曰“到人无己己,神物人无功,哲人默默无闻,父亲樗无用”篇中要之曰“其神物凝”,结之曰“盘桓乎拥有出息其侧,逍遥乎寝卧其下。”本篇之父亲旨,如斯罢了矣。@补养正,析文字构造游拥有父亲小,特设鹏鴳之喻以皓之,蜩鴳己认为游之到而逍遥矣,然拘泥数仞之高,以视鹏之壹举九万里,其游固到小而拥有限也。鹏之游较父亲矣,然必积九万里之厚风,然后乃今培风。丈夫游拥有限与拥有待,鸟在其能逍遥也?且鹏所适者南冥也,匪能游于无量也,匪能游于无何拥有之乡,犹之于拥有限也。此喻之以物也,更证于以人,由效壹官伸致徵壹国者,己视其道德,亦犹鹏鴳己认为游之到也。不若宋荣儿子不遂世之匪誉而阻劝也,然其尚拥有表里荣玷垢之见存放,不若列儿子之迨风,脱出产尘垢,然必待风而先行,犹鹏翼必待风然后举。“到人无己己,神物人无功,哲人默默无闻”斯旨也,文更举证以皓之,许由之辞天儿子,默默无闻也。貌姑射神物人,物莫之伤,无己己而神物凝矣。四儿子使尧见之而丧其天下,无功也。而终之以父亲樗无用。斯之为文,由小伸致父亲,拥有浅以及深,喻之以物,示之以人,拐弯抹角,反托正喻,无匪说皓拥有出息之小道罢了。@补养正 批驳 郭象说(郭氏谓,父亲小虽殊,逍遥壹也)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字句子:

  抟搀扶摇而上者九万里 「拊翼盘桓而上」

  尘埃也「扬土曰尘,尘之细者曰埃」

  且丈夫水之积也不厚,则其负父亲舟也拥有力……风之积也不厚,则其负父亲翼也拥有力「借水喻风,唯力厚,故能负而行」

  宿舂粮「隔宿捣米储食」

  朝菌不知月底朔「月底谓夜,朔谓旦。王力即兴代华语壹书注释:月底为旧历每月最末壹日,朔为旧历每月最末壹日。模棱两却」@补养正,亦然。则王力壹书拥有误。

  斥鴳乐之曰「又借斥鴳之乐,为惠施写照。???」@补养正批驳之,正注言“斥鴳之乐,为惠施写照”,匪也。斥鴳之乐,以小乐父亲,荣儿子之乐,以哄乐小。前后映照,在拥有意拥有意之间。

  此父亲小之辨也@补养正,此句子为畅通篇关键。鹏之于蜩、鴳,宋、列之于貌姑射神物人,皆小父亲之辨。而村儿子儿子所皓者在父亲。盖小道者,到人、神物人、哲人也,貌姑射神物人则到人、神物人、哲人之实证也。“貌姑射神物人”壹段为本篇之主文,貌姑射神物人则为本篇之主人。其他皆为烘衬、反衬也。后段惠儿子村儿子儿子之分辨,则‘父亲’字余波,且借以皓无用之旨意也。

  固然,犹拥有不树也「数,立也。到道德不立。言宋荣儿子缺乏慕」@补养正,定乎表里之分,辩乎荣玷垢之境,乃近人畅通功名荣玷垢之理,宋荣儿子虽不汲汲于寻求世之功名,但于世不数数然也。然如列儿子,则并功与名之心而无之,由高荣儿子壹等矣。然定表里,辨荣玷垢,是尚拥有物我之见存放,犹不脱然无累,卓然己树。且定表里之分,不能无己己也,辨荣玷垢之境,不能无功名也。

  以游无量者「无所侍而游于无量,方是此篇纲领,」@补养正,举“到人无己己”及其举证“貌姑射神物人”为本篇目的。

  若丈夫迨大天然之正,而御六气之辩@补养正,多伸五行阴阳甚而医书为证,难懂,暂停。

  故曰:到人无己己,神物人无功,哲人默默无闻。「不立功名,不以己己与,故为独绝。此村儿子儿子己为说法,下又列四事以皓之。」@补养正,己“若丈夫迨大天然之正”到此,为本篇之主,下则逐壹发难证皓之。此叁句子,又为本段之主;“到人无己己”句子,则又为叁句子之中。《外面物篇》云:“哲人之因此駴天下,神物人不尝度过而讯问焉。哲人之因此駴世,神物人不尝度过而讯问焉”。此皓言哲人不如神物人。

  尧让天下于许由……「伸不受天下之许由,为己己写照。言匪此不能独全其天。???」@补养正,本书《大天然篇》“尧之师曰许由”,故尧谓由为丈夫儿子,言若丈夫儿子立为天儿子,天下必致太平。

  父亲而无当「当,底儿子也???」

  貌姑射之地脊,拥有神物人居焉……「列儿子黄帝篇“姑射地脊在海中。地脊上拥有神物人焉……”漆园本此为说。参看本书评论拥有称列儿子系伪书,且在村儿子儿子之后???」@补养正,此段伸貌姑射神物人,证皓到人无己己。

  之人也,之道德也,将偏旁礴万物认为壹,世蕲乎骚触动,孰弊弊焉以天下为事!「澎湃,广被意也。言其道德广被万物,认为壹世寻求治水,岂肯拥有劳动天下之迹!骚触动,治水也。弊弊,经纪貌。???」@补养正,正注“壹世”包读,及以骚触动为治水,均匪。壹世本无包读,且须知“万物认为壹”,系本书要语,各篇屡见,而源于老儿子“万物得壹以生”之言。故此处应于”壹”儿子绝句子。以治水训骚触动,虽出产尔雅说文,然于此文不符。此文以神物人、近人对立,近人壹拥有出息为治水,即“弊弊焉以天下为事”,如是,则不能偏旁礴万物认为壹,不比,则骚触动矣,故“世蕲乎骚触动”也。此意源于老儿子“为者败之”壹语

  宋人资章甫适诸越「资,货也。章甫,殷冠也。以冠为货」

  尧治水天下之民,平海外面之政。往见四儿子藐姑射之地脊,汾水之阳,杳然丧其天下焉。 「言尧亦己违反其拥有天下之尊,下此更缺乏言矣???」@补养正,此段证皓神物人无功

  则丈夫儿子犹拥有蓬之心也丈夫! 「惠施以拥有用为无用,不得用之道也」@补养正,按此段父亲意(己“惠儿子谓村儿子儿子曰”……到此句子)借瓠于无用中拥有壹却用,不避免拥有虑而为樽之患,以喻人拥有壹能之却用,即不避免招世牵连,不能逍遥也

  儿子独不见狸狌乎?「狌,野猫」

  不夭斤斧,物拥损害者,无所却用,装置所困苦哉! 「又言狸狌之不得其死,嫠牛之父亲而无用,不如樗树之善全,以晓惠施。盖惠施用世,村儿子儿子跑世,惠施以村儿子儿子言为无用,不知村儿子儿子之游于无量,所谓“父亲知”“小知”之异也」@补养正批驳之,正注言“嫠牛之父亲而无用,不如樗树之善全”,匪也。村儿子儿子因惠儿子谓其言父亲而无用,乃伸狸狌能捕鼠,小而拥有用,然不得其死;而嫠牛执鼠不如狸狌,匪嫠牛徒父亲而无用,乃不得其用也。伸本书《秋水篇》“骐骥骅骝,壹日而驰仟里,捕鼠不如狸狌,言殊技也”。嫠牛亦然。今患嫠牛不能执鼠,胡不使之负重致远,以喻患父亲树无用,胡不树之于无何拥有之乡!@补养正,按此段父亲意(“惠儿子曰‘吾拥有父亲树……’”到文末了“装置所困苦”)。言樗以无用,故无物害,无困苦,以喻人必无用,方避免世患而获逍遥也。以心虽默默无闻、无功、无己己,苟材拥有却用,必致如父亲瓠以壹拥有却用,即被虑而为樽。故默默无闻、无功、无己己,又必无用,然后尽拥有出息之量,极逍遥之致。如是,则不单游逍遥,寝卧亦逍遥也。